陳Sir揚言(第1325期)
  要問問,當初是誰拍板應承這些餐飲大佬進駐公園的
  城中媒體報道,廣州紀委對市屬公園檢查發現,流花湖公園存在餐飲項目過多的問題,共有八家。其中三家餐飲項目檔次過高,被關停兩家,其餘項目則按照合同,到期將關停。廣州姓公的公園們遭受餐飲企業的入侵蠶食早就不是新聞,流花湖公園只是一個典型。雖然包括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各方人士異議不斷,但無濟於事。這次廣州市紀委借反腐敗的東風介入干預,我們儘管放長眼看看效果如何。
  從邏輯上看,公園被茶樓酒館餐廳茶藝館咖啡廳占據經營和反腐敗並無必然的關係。但是若想到公園裡的吃餐飯或者飲杯嘢,貴價已成共識。如果沒有龐大的公款消費市場群體支撐,公園裡的餐飲店不用清理都會自動退場了,因為如果按照街面餐飲價格做生意,誰能夠在公園裡撐得下去這又帶出了另外一個問題,數十年以來這麼多公園出租地盤給餐飲業做生意,收入算誰的是返還財政國庫還是自己落袋從利益鏈條來看,公園和公園裡的餐飲店都是同坐一條船的,所謂有錢齊齊搵,一損俱損。這個問題屢遭批評,但成效甚微原因正在於此。
  其實,公園裡是可以有些餐飲的,但只能夠是一種特色,服務於游客。比如說越秀山很早就有太陽雞吃,我們小時候就聽說那裡的太陽雞是用太陽能把雞烤熟的,白雲山上也有白雲豬手沙河粉吃。但凡事過猶不及,餐飲大佬千方百計借公園的風景發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今時今日若要全民投票是否贊成所有餐飲業即刻退出公園,我估計反對票不會太多,因為公園姓公至少已經是社會共識。問題只是在於,共識向東,但是偏偏有人有本事年年向西,逆流而上,該有非常大的能量。這就要問問當初是誰拍板應承這些餐飲大佬進駐公園的了。不服嗎今天你就提著一袋錢去一家家地敲公園辦公室的門,看誰有能耐答應讓你在裡頭開餐館
  城中媒體的報道還提到,廣州市紀委新聞發佈會上,梅河清還表示今年將嚴查黨員幹部到私人會所活動。梅河清指出,私人會所定義尚不明確,但總的說,那些價位較高、採取會員卡模式、不向社會大眾市民開放的,初步可認定為會所。他說,這些高消費私人會所從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黨員幹部的生活作風,相當於“腐化基地”。這個真要點贊了。每次反腐敗的風聲一緊,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你不讓上茶樓酒館公款大吃大喝,他就躲到私人會所里,有的私人會所還真的就開在公園裡。當然,也不是每個有錢人都有辦法在公園裡開私人會所的。這次廣州市紀委在公園開闢一個個反腐敗的戰場,的確是一個知己知彼的漂亮動作!
  北方有一句俗話叫做摟草打兔子。如果這次市紀委在公園反腐敗,順便把盤踞在公園裡的餐飲店請出去,還公園於市民大眾,這應該是一件很好的事。不過我們也不能期望過高,這次報道和歷來關於此事的報道一樣都有一條我們熟悉的尾巴:合同到期一個關停一個。依法辦事當然是應該的啦,我們只能夠說有得等好過沒得等。□陳揚  (原標題:在公園開闢反腐戰場)
創作者介紹

豬仔

nn55nnyp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